·当前位置:主页 > 哈尔滨在线 > 资讯 > 正文

一个美籍华人在哈尔滨、五大连池回报投资家乡的奇特经历

点击数: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9-11-05 13:03
摘要:
纪红军,女,美籍华人,住美国加州,美国电话:0019253366170,中国电话:17091303519 一、 经过 1、房产被骗案 2006年,纪红军回国期间认识了家住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外区的洪淑侠、许月

  纪红军,女,美籍华人,住美国加州,美国电话:0019253366170,中国电话:17091303519

  一、 经过

  1、房产被骗案

  2006年,纪红军回国期间认识了家住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外区的洪淑侠、许月成夫妇,并得知洪淑侠从事过房产中介买卖,故通过洪淑侠经手用纪红军的林肯轿车置换坐落在哈尔滨市道外区的二处房产。后来该房产落在纪红军儿子曲峰名下。岂料,胆大包天的洪淑侠,伙同其姑爷冯政达在纪红军不知情的情况下,伪造纪红军儿子曲峰的身份证、委托书、公证书、公章等文件,利用其姑爷冯政达的照片,伪造了纪红军儿子曲峰的身份证,并在哈尔滨市道外区房产局申请房产证挂失,登报公告及公正等。最后洪淑侠以壹百多万元的价格在2008年将纪红军儿子曲峰的两套商品房全部骗卖。所得脏款据为已有。

  2、招商引资投资款被骗案

  2006年11月8日,纪红军和美籍华人陈宗德经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人洪淑侠、许月成夫妇的介绍,与黑龙江省五大连池市清泉村书记田庆刚签订了《土地转让协议书》,并加盖了五大连池镇政府的公章、田庆刚落款签字。清泉村委会协议转让该村好泉附近6000平米废弃土地给纪红军投资兴办疗养院,按照协议书的约定,纪红军们先后三次将投资款以现金形式交给了田庆刚。三次交款合计七十二万人民币。田庆刚给纪红军们开具了收款收据。该投资款交付后,这个项目的审批手续至今没有批下来。纪红军们也力尽周折多次催要返还投资款,田庆刚却以种种借口不予还款。至今没给。

  二、十三年的艰难维权路

  1、房产被骗案维权经过

  洪淑侠、许月成、冯政达合伙骗卖纪红军的房产败露后,纪红军多次与洪淑侠交涉讨要房产,均遭到她们极为嚣张的拒绝。无奈纪红军走上了长达十三年的维权道路。在纪红军多次委托律师依法帮助下、纪红军又向哈尔滨市道外区政法委领导反映,在区政法委的督办下,道外区有人局分局受理本案。2013年将洪淑侠立为网逃。立案后,却以:“经费不足,人手不够”荒唐理由,拒不抓捕洪淑侠,甚至纪红军给他提供洪淑侠的住扯,竞然以各种理由不抓捕或挂断纪红军的电话,长达三年之久。 然而,在洪淑侠归案后的审理程序中, 哈尔滨道外区法院的法官孔令红全然不顾道外区人民检察院主法官史晓菊对洪淑侠量刑幅度十年至十二年有期徒刑的建议。全部利用洪淑侠家属等人出具的伪证,以洪淑侠盗窃罪名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况且其判决结果他们一直没有通知纪红军,故意隐瞒。判决四个月还欺骗纪红军说:“没有判”。在纪红军们多次到道外法院追问下才得知洪淑侠已经判刑了。但不肯给纪红军们判决书。直到四个月后,在纪红军强烈抗议下,他判决书给纪红军。纪红军不服法院的枉法判决,依法向道外区人民检察院申请抗诉,但道外区人民检察院却以超过抗诉时效,拒不接收纪红军的申请抗诉。尤其恶劣嚣张的是,洪淑侠的家人公然叫嚣:“你告到哪里,我们把钱铺到哪里!在哈尔滨你告不赢!”等等。请问:他们如此胆大妄为是谁在给他们编织一张关系网?又是谁给他们撑起一把保护伞?。

  这个案件的另一个主犯冯政达伪造纪红军儿子曲峰的身份证、 把纪红军儿子曲峰的照片换成冯政达他自己的照片,并到公证处讲他就是纪红军儿子曲峰,他用这张伪造的身份证做了公证书和多个委托书等,最终与洪淑侠、许月成(洪淑侠爱人)用各种伪造的公章户口本等多种材料把纪红军手中的真房产证废掉。冯政达谎称房证丢了又重新办了房证之后又把房子卖了。这其间纪红军多次去有人局问为什么没有任何部门追究诈骗团伙成员冯政达的责任,并请律师去立案,但他们用各种理由拒绝立案及追究冯政达的刑事责任。该案件所有犯罪嫌疑人的罪过都由洪淑侠一人承包了。

  这期间还有一个民事判决书更为荒诞,今年5月纪红军才知道还有这么个判决书。这个判决书法院送给纪红军在2013年后就不聘用的律师手里。这名律师从没有通知或给过纪红军这份民事判决书。纪红军在今年5月底才知道在他那里还有一个民事判决书。纪红军当时问这个律师:纪红军付你律师费时开庭你都退出,为什么在5年后你不要费用,在没有合同委托的情况下你去帮纪红军打官司?而且不通知纪红军也不要律师费,连诉讼书也不跟纪红军要私下为纪红军打输官司也不给纪红军判决书,在二年后纪红军知道此事你还说没有判决书?。此事真是荒诞至极!

  2013年,洪淑侠被有人机关列为网上逃犯期间,为了减轻罪刑,不知道在谁的授意下,指派她的女儿洪梦瑶来沈阳找纪红军以求达成谅解。并返还纪红军被骗卖房产的所有房租及纪红军购买皇家花园5号楼(另一处房产)费用、由洪淑侠经手纪红军投资五大连池矿泉水的投资押金,诉讼期间所发生的费用及纪红军的精神损失费等名义给纪红军送来二百一十三万元。其款项已有多人证词。同时纪红军也给洪淑侠个人写了谅解书。

  但是,从洪淑侠诈骗房产的整个案件来看;

  1、洪淑侠骗卖纪红军的房产款仍然没有追回。

  2、这个案件并不是洪淑侠一人,她们是一个有计划、有预谋的犯罪团伙,另一个主犯冯政达为什么没有伏法?。

  3、这样一个简单的案件,为什么搞成如此复杂,历经十几年的艰难申诉至今没有结果,她们背后究竟有谁来为其撑腰?。

  4、伪造证件诈骗他人巨额资产,竞以盗窃罪判处缓刑了事。5、洪淑侠被列为网上逃犯三年后,由被害人提供犯罪嫌疑人地址和催办下使嫌疑人归案,这三年期间有人部门在做什么?是什么原因使一个逃亡三年的罪犯主动“自首”呢?

  6、明明知道洪淑侠所骗卖房产的金额,为什么定性犯罪金额少了一大半呢?

  重罪轻判,定性不准,包庇罪犯,刁难拖延是围绕这个案件挥之不去的阴霾。

  2、招商引资投资款被骗维权经过

  2006年11月8日,纪红军和五大连池市清泉村书记田庆刚签订了《土地转让协议书》后,按照合同要求纪红军们先后三次付给田庆刚该投资款七十二万元,后来该项目的审批手续迟迟没有批下来。纪红军们也多次电话催办未果。为了能尽快顺利完成项目的审批,纪红军和陈宗德及他太太于2007年3月14日至21日与介绍人洪淑侠、许月成共同来到五大连池风景区,再次与村长田庆刚、镇委书记李凤鸣、市委书记何宝顺等人见面商谈。见面时纪红军们几次问到审批手续的办理进展情况。当时在场的几位领导都说正在办理中,何宝顺还当着纪红军们面前敦促田庆刚尽快办理此事。事与愿违,当纪红军们察觉此投资款被骗后,纪红军们开始催要返还投资款,田庆刚却以种种借口不予还款。无奈纪红军们开始走上了长达十三年的催款之路。

  近十几年来,纪红军一直不断地向所在黑河地区、黑龙江省有关部门举报、上访。得到的结果是有关部门互相推诿,互相包庇、通风报信、索拿卡要、为官不作为以至案件拖延至今没有解决。

  在纪红军多次投诉到黑龙江省纪委后,纪委派了二位姓王的正副主任到五大连池风景区调查取证。纪红军向省纪委二位主任提供了证人严国义的电话及姓名。二位主任与严国义取得联系并约定了见面地点及时间,就在证人严国义去与省纪检委约定地点作证的路上,田庆刚竟然半路劫持藏匿案件的关键证人严国义。事发后没多久,证人严国义住院直至去世也没人找他取证。后来省纪委王庆宇主任告诉纪红军:“纪委查出田庆刚有280万元的经济问题,以移交黑河市检察院办理。”田庆刚移交黑河市检察院后,后期却没有任何回应。经过多方造访,纪红军找到黑河市检察院、黑河市检察院让纪红军去找五大连池市仇学利,但仇学利非但不依法办案,反而借机要挟纪红军,威胁纪红军说:“纪红军是从事很多年纪检工作,纪红军做的案子任何人查不出来”!“纪红军办案无人能比,你要和纪红军好好相处”等等。并让纪红军晚上11点带些东西和关于田庆刚的材料送他家去。晚上11点纪红军去他家楼下给他材料,他让纪红军上楼纪红军没上楼。第二天仇学利让纪红军回沈阳听信,还说他到沈阳后给他报销所有费用。并告诉纪红军田庆刚找过他问他出多钱能摆平事等等。纪红军回沈阳后就回到美国了。仇学利到沈阳后纪红军不在中国没能按他的意思“好好相处”,之后纪红军给他通电话仇学利就立即翻脸了,说纪红军不会做人并告诉纪红军以后不用找他了,他做好的案子无人能翻过来等等。后来纪红军向他询问案子结果他竟然不接纪红军电话了。

  无奈之下,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纪红军去了五大连池许多相关政府部门投诉,均受到“闭门羹”。当纪红军们找到五大连池纪委的蔡维砚投诉时,蔡维砚竟暗地和田庆刚联通手机,全程给田庆刚通风报信,以至于纪红军们出了镇政府即遭到陌生人的跟踪恐吓。

  直到2019年初,相关部门才以民事纠纷为由,建议纪红军向法院起诉田庆刚。在长达十三年投诉无门的情况下,终于在2019年5月28日迎来了黑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在法庭上田庆刚强词夺理一派胡言,在法庭上出具大量的伪证,唆使洪淑霞、许月成在法庭上作证,洪淑霞拿着事先拟好的的证人证言“照本宣科”,甚至田庆刚的代理人的律师证都是过期的。田庆刚在法庭上公然诽谤:“纪红军是诈骗犯、风景区有人局已经定性了”。甚至胆大包天地给法庭出具许月成伪造收据,说纪红军的投资款返还中介人许月成了。

  尤其恶劣和可笑的是,田庆刚为了推脱自己的罪恶竟然反咬一口,诬告纪红军是诈骗犯。于是2019年7月23日,五大连池有人沈阳市找到纪红军的委托人,以涉黑涉恶为名取证,哄骗纪红军的证人:田庆刚已经告纪红军涉嫌诈骗,扬言要追究纪红军的刑事责任!引导纪红军的证人按照他们的意思回答问题。纪红军不禁要问:在这起诈骗投资款的案件中,纪红军是受害人,迄今为止纪红军的投资款没有返还,纪红军们历经艰难合法合规地维权投诉十三年也没有那个相关部门主动来调查取证,为什么田庆刚信口雌黄的一句诬告就立马行动起来?由此可见,田庆刚在黑河地区的势力非同一般。

  三、 投诉请求及目的

  1、 按照法律程序要回纪红军在哈尔滨被洪淑侠所骗卖的房款。

  2、 按照法律程序要回纪红军在五大连池市被田庆刚所骗的投资款。

  3、 依法惩办洪淑侠诈骗案同案犯冯政达。

  4、 依法查处五大连池市清泉乡田庆刚。

  5、 依法调查田庆刚及洪淑侠的利益链、揪出其保护伞。

  四、二起案件的关联

  纵观哈尔滨骗房案和五大连池骗款案,表面上看是二个各不相同的案件。但将二个案件当事人、案件性质、案件线索及手法手段联系一起分析此案件相互之间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事实如下:

  1、两起案件受害人均为一人即---纪红军。

  2、两起案件中都有一人出现,这个人就是洪淑侠。她是哈尔滨骗房案主谋,也是五大连池骗款案的中介人。

  3、五大连池骗款案的当事人田庆刚与洪淑侠、许月成有一个莫名其妙的关系(这里不探讨这个关系,将来都会清楚的)。

  4、五大连池骗款案主角田庆刚为什么在法庭上说将骗款返还给许月成,2019年5月28日黑河中院庭审时,田庆刚出具的许月成签字的收条是2007年3月17号。事实上2007年3月14日至21日期间纪红军们和许月成、洪淑侠都在五大连池。田庆刚为什么不直接把纪红军们的投资款交给纪红军们反而交给介绍人许月成呢?退一步说,田庆刚既然真的给许月成投资款了,为什么还继续忽悠纪红军们投资新的项目呢?这显然就是一个诈骗连环计。

  由此可见两件案件有着本质联系,这无疑是一起有组织、有策划、有预谋、分工明确的团伙作案。由洪淑侠寻找目标,田庆刚、许月成、冯政达策划实施。这里有国家公职人员、有商人还有社会闲散人员。他们以构成黑恶势力诈骗团伙。因此受害人要求将两起案件并案调查处理。

  五、二起案件的反思

  这两起案件本身案情及其简单。但是作为一名无辜的受害者,在这十几年的艰难维权的道路上,几十次往返国内外,身心和财力已近枯竭。倍受地方司法腐败的折磨,受害人在地方告状无门的情况下,曾依法向中央十四巡视组的领导泣血求助,恳请中央十四巡视组的领导亲自过问,责成有关部门依法彻查此案,并予督办!但是还是没有下文。

  徇私枉法的背后,往往暗藏着肮脏的钱权交易。黑龙江省是官商腐败的重灾区,纪红军在维权诉讼过程中也亲身经历目睹了地方官员大耍官僚作风,吃拿卡要、相互推诿,甚至和被举报人相互勾结、沆瀣一气。他们的所作所为已严重败坏了党和政府的形象,干扰了建设“平安黑龙江”的法治进程!。依法治国的根本是依法治官。在这里纪红军是事实求是依法申诉冤情的,没有一句违背事实的杜撰。希望中央相关部门领导能够给与高度重视,努力践行“立警为公,执法为民”的服务理念,严厉要求相关部门依法彻查此案,揪出涉案腐败官员,切实依法维护受害人的合法权益。查处一案,警示一片!

  此致

  受害人:纪红军

  2019年 10 月 17 日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也不代表[本网站]的价值判断。
  • 一个美籍华人在哈尔滨、
  • 满脸痘、痘印、暗沉赶快
  • 世纪黑幕,侵吞巨额国有
  • 深圳福田区环卫PPP项目招
广告

一个美籍华人在哈尔滨、五大连池回报投资家乡的奇特经历

admin
摘要:
纪红军,女,美籍华人,住美国加州,美国电话:0019253366170,中国电话:17091303519 一、 经过 1、房产被骗案 2006年,纪红军回国期间认识了家住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外区的洪淑侠、许月

  纪红军,女,美籍华人,住美国加州,美国电话:0019253366170,中国电话:17091303519

  一、 经过

  1、房产被骗案

  2006年,纪红军回国期间认识了家住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外区的洪淑侠、许月成夫妇,并得知洪淑侠从事过房产中介买卖,故通过洪淑侠经手用纪红军的林肯轿车置换坐落在哈尔滨市道外区的二处房产。后来该房产落在纪红军儿子曲峰名下。岂料,胆大包天的洪淑侠,伙同其姑爷冯政达在纪红军不知情的情况下,伪造纪红军儿子曲峰的身份证、委托书、公证书、公章等文件,利用其姑爷冯政达的照片,伪造了纪红军儿子曲峰的身份证,并在哈尔滨市道外区房产局申请房产证挂失,登报公告及公正等。最后洪淑侠以壹百多万元的价格在2008年将纪红军儿子曲峰的两套商品房全部骗卖。所得脏款据为已有。

  2、招商引资投资款被骗案

  2006年11月8日,纪红军和美籍华人陈宗德经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人洪淑侠、许月成夫妇的介绍,与黑龙江省五大连池市清泉村书记田庆刚签订了《土地转让协议书》,并加盖了五大连池镇政府的公章、田庆刚落款签字。清泉村委会协议转让该村好泉附近6000平米废弃土地给纪红军投资兴办疗养院,按照协议书的约定,纪红军们先后三次将投资款以现金形式交给了田庆刚。三次交款合计七十二万人民币。田庆刚给纪红军们开具了收款收据。该投资款交付后,这个项目的审批手续至今没有批下来。纪红军们也力尽周折多次催要返还投资款,田庆刚却以种种借口不予还款。至今没给。

  二、十三年的艰难维权路

  1、房产被骗案维权经过

  洪淑侠、许月成、冯政达合伙骗卖纪红军的房产败露后,纪红军多次与洪淑侠交涉讨要房产,均遭到她们极为嚣张的拒绝。无奈纪红军走上了长达十三年的维权道路。在纪红军多次委托律师依法帮助下、纪红军又向哈尔滨市道外区政法委领导反映,在区政法委的督办下,道外区有人局分局受理本案。2013年将洪淑侠立为网逃。立案后,却以:“经费不足,人手不够”荒唐理由,拒不抓捕洪淑侠,甚至纪红军给他提供洪淑侠的住扯,竞然以各种理由不抓捕或挂断纪红军的电话,长达三年之久。 然而,在洪淑侠归案后的审理程序中, 哈尔滨道外区法院的法官孔令红全然不顾道外区人民检察院主法官史晓菊对洪淑侠量刑幅度十年至十二年有期徒刑的建议。全部利用洪淑侠家属等人出具的伪证,以洪淑侠盗窃罪名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况且其判决结果他们一直没有通知纪红军,故意隐瞒。判决四个月还欺骗纪红军说:“没有判”。在纪红军们多次到道外法院追问下才得知洪淑侠已经判刑了。但不肯给纪红军们判决书。直到四个月后,在纪红军强烈抗议下,他判决书给纪红军。纪红军不服法院的枉法判决,依法向道外区人民检察院申请抗诉,但道外区人民检察院却以超过抗诉时效,拒不接收纪红军的申请抗诉。尤其恶劣嚣张的是,洪淑侠的家人公然叫嚣:“你告到哪里,我们把钱铺到哪里!在哈尔滨你告不赢!”等等。请问:他们如此胆大妄为是谁在给他们编织一张关系网?又是谁给他们撑起一把保护伞?。

  这个案件的另一个主犯冯政达伪造纪红军儿子曲峰的身份证、 把纪红军儿子曲峰的照片换成冯政达他自己的照片,并到公证处讲他就是纪红军儿子曲峰,他用这张伪造的身份证做了公证书和多个委托书等,最终与洪淑侠、许月成(洪淑侠爱人)用各种伪造的公章户口本等多种材料把纪红军手中的真房产证废掉。冯政达谎称房证丢了又重新办了房证之后又把房子卖了。这其间纪红军多次去有人局问为什么没有任何部门追究诈骗团伙成员冯政达的责任,并请律师去立案,但他们用各种理由拒绝立案及追究冯政达的刑事责任。该案件所有犯罪嫌疑人的罪过都由洪淑侠一人承包了。

  这期间还有一个民事判决书更为荒诞,今年5月纪红军才知道还有这么个判决书。这个判决书法院送给纪红军在2013年后就不聘用的律师手里。这名律师从没有通知或给过纪红军这份民事判决书。纪红军在今年5月底才知道在他那里还有一个民事判决书。纪红军当时问这个律师:纪红军付你律师费时开庭你都退出,为什么在5年后你不要费用,在没有合同委托的情况下你去帮纪红军打官司?而且不通知纪红军也不要律师费,连诉讼书也不跟纪红军要私下为纪红军打输官司也不给纪红军判决书,在二年后纪红军知道此事你还说没有判决书?。此事真是荒诞至极!

  2013年,洪淑侠被有人机关列为网上逃犯期间,为了减轻罪刑,不知道在谁的授意下,指派她的女儿洪梦瑶来沈阳找纪红军以求达成谅解。并返还纪红军被骗卖房产的所有房租及纪红军购买皇家花园5号楼(另一处房产)费用、由洪淑侠经手纪红军投资五大连池矿泉水的投资押金,诉讼期间所发生的费用及纪红军的精神损失费等名义给纪红军送来二百一十三万元。其款项已有多人证词。同时纪红军也给洪淑侠个人写了谅解书。

  但是,从洪淑侠诈骗房产的整个案件来看;

  1、洪淑侠骗卖纪红军的房产款仍然没有追回。

  2、这个案件并不是洪淑侠一人,她们是一个有计划、有预谋的犯罪团伙,另一个主犯冯政达为什么没有伏法?。

  3、这样一个简单的案件,为什么搞成如此复杂,历经十几年的艰难申诉至今没有结果,她们背后究竟有谁来为其撑腰?。

  4、伪造证件诈骗他人巨额资产,竞以盗窃罪判处缓刑了事。5、洪淑侠被列为网上逃犯三年后,由被害人提供犯罪嫌疑人地址和催办下使嫌疑人归案,这三年期间有人部门在做什么?是什么原因使一个逃亡三年的罪犯主动“自首”呢?

  6、明明知道洪淑侠所骗卖房产的金额,为什么定性犯罪金额少了一大半呢?

  重罪轻判,定性不准,包庇罪犯,刁难拖延是围绕这个案件挥之不去的阴霾。

  2、招商引资投资款被骗维权经过

  2006年11月8日,纪红军和五大连池市清泉村书记田庆刚签订了《土地转让协议书》后,按照合同要求纪红军们先后三次付给田庆刚该投资款七十二万元,后来该项目的审批手续迟迟没有批下来。纪红军们也多次电话催办未果。为了能尽快顺利完成项目的审批,纪红军和陈宗德及他太太于2007年3月14日至21日与介绍人洪淑侠、许月成共同来到五大连池风景区,再次与村长田庆刚、镇委书记李凤鸣、市委书记何宝顺等人见面商谈。见面时纪红军们几次问到审批手续的办理进展情况。当时在场的几位领导都说正在办理中,何宝顺还当着纪红军们面前敦促田庆刚尽快办理此事。事与愿违,当纪红军们察觉此投资款被骗后,纪红军们开始催要返还投资款,田庆刚却以种种借口不予还款。无奈纪红军们开始走上了长达十三年的催款之路。

  近十几年来,纪红军一直不断地向所在黑河地区、黑龙江省有关部门举报、上访。得到的结果是有关部门互相推诿,互相包庇、通风报信、索拿卡要、为官不作为以至案件拖延至今没有解决。

  在纪红军多次投诉到黑龙江省纪委后,纪委派了二位姓王的正副主任到五大连池风景区调查取证。纪红军向省纪委二位主任提供了证人严国义的电话及姓名。二位主任与严国义取得联系并约定了见面地点及时间,就在证人严国义去与省纪检委约定地点作证的路上,田庆刚竟然半路劫持藏匿案件的关键证人严国义。事发后没多久,证人严国义住院直至去世也没人找他取证。后来省纪委王庆宇主任告诉纪红军:“纪委查出田庆刚有280万元的经济问题,以移交黑河市检察院办理。”田庆刚移交黑河市检察院后,后期却没有任何回应。经过多方造访,纪红军找到黑河市检察院、黑河市检察院让纪红军去找五大连池市仇学利,但仇学利非但不依法办案,反而借机要挟纪红军,威胁纪红军说:“纪红军是从事很多年纪检工作,纪红军做的案子任何人查不出来”!“纪红军办案无人能比,你要和纪红军好好相处”等等。并让纪红军晚上11点带些东西和关于田庆刚的材料送他家去。晚上11点纪红军去他家楼下给他材料,他让纪红军上楼纪红军没上楼。第二天仇学利让纪红军回沈阳听信,还说他到沈阳后给他报销所有费用。并告诉纪红军田庆刚找过他问他出多钱能摆平事等等。纪红军回沈阳后就回到美国了。仇学利到沈阳后纪红军不在中国没能按他的意思“好好相处”,之后纪红军给他通电话仇学利就立即翻脸了,说纪红军不会做人并告诉纪红军以后不用找他了,他做好的案子无人能翻过来等等。后来纪红军向他询问案子结果他竟然不接纪红军电话了。

  无奈之下,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纪红军去了五大连池许多相关政府部门投诉,均受到“闭门羹”。当纪红军们找到五大连池纪委的蔡维砚投诉时,蔡维砚竟暗地和田庆刚联通手机,全程给田庆刚通风报信,以至于纪红军们出了镇政府即遭到陌生人的跟踪恐吓。

  直到2019年初,相关部门才以民事纠纷为由,建议纪红军向法院起诉田庆刚。在长达十三年投诉无门的情况下,终于在2019年5月28日迎来了黑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在法庭上田庆刚强词夺理一派胡言,在法庭上出具大量的伪证,唆使洪淑霞、许月成在法庭上作证,洪淑霞拿着事先拟好的的证人证言“照本宣科”,甚至田庆刚的代理人的律师证都是过期的。田庆刚在法庭上公然诽谤:“纪红军是诈骗犯、风景区有人局已经定性了”。甚至胆大包天地给法庭出具许月成伪造收据,说纪红军的投资款返还中介人许月成了。

  尤其恶劣和可笑的是,田庆刚为了推脱自己的罪恶竟然反咬一口,诬告纪红军是诈骗犯。于是2019年7月23日,五大连池有人沈阳市找到纪红军的委托人,以涉黑涉恶为名取证,哄骗纪红军的证人:田庆刚已经告纪红军涉嫌诈骗,扬言要追究纪红军的刑事责任!引导纪红军的证人按照他们的意思回答问题。纪红军不禁要问:在这起诈骗投资款的案件中,纪红军是受害人,迄今为止纪红军的投资款没有返还,纪红军们历经艰难合法合规地维权投诉十三年也没有那个相关部门主动来调查取证,为什么田庆刚信口雌黄的一句诬告就立马行动起来?由此可见,田庆刚在黑河地区的势力非同一般。

  三、 投诉请求及目的

  1、 按照法律程序要回纪红军在哈尔滨被洪淑侠所骗卖的房款。

  2、 按照法律程序要回纪红军在五大连池市被田庆刚所骗的投资款。

  3、 依法惩办洪淑侠诈骗案同案犯冯政达。

  4、 依法查处五大连池市清泉乡田庆刚。

  5、 依法调查田庆刚及洪淑侠的利益链、揪出其保护伞。

  四、二起案件的关联

  纵观哈尔滨骗房案和五大连池骗款案,表面上看是二个各不相同的案件。但将二个案件当事人、案件性质、案件线索及手法手段联系一起分析此案件相互之间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事实如下:

  1、两起案件受害人均为一人即---纪红军。

  2、两起案件中都有一人出现,这个人就是洪淑侠。她是哈尔滨骗房案主谋,也是五大连池骗款案的中介人。

  3、五大连池骗款案的当事人田庆刚与洪淑侠、许月成有一个莫名其妙的关系(这里不探讨这个关系,将来都会清楚的)。

  4、五大连池骗款案主角田庆刚为什么在法庭上说将骗款返还给许月成,2019年5月28日黑河中院庭审时,田庆刚出具的许月成签字的收条是2007年3月17号。事实上2007年3月14日至21日期间纪红军们和许月成、洪淑侠都在五大连池。田庆刚为什么不直接把纪红军们的投资款交给纪红军们反而交给介绍人许月成呢?退一步说,田庆刚既然真的给许月成投资款了,为什么还继续忽悠纪红军们投资新的项目呢?这显然就是一个诈骗连环计。

  由此可见两件案件有着本质联系,这无疑是一起有组织、有策划、有预谋、分工明确的团伙作案。由洪淑侠寻找目标,田庆刚、许月成、冯政达策划实施。这里有国家公职人员、有商人还有社会闲散人员。他们以构成黑恶势力诈骗团伙。因此受害人要求将两起案件并案调查处理。

  五、二起案件的反思

  这两起案件本身案情及其简单。但是作为一名无辜的受害者,在这十几年的艰难维权的道路上,几十次往返国内外,身心和财力已近枯竭。倍受地方司法腐败的折磨,受害人在地方告状无门的情况下,曾依法向中央十四巡视组的领导泣血求助,恳请中央十四巡视组的领导亲自过问,责成有关部门依法彻查此案,并予督办!但是还是没有下文。

  徇私枉法的背后,往往暗藏着肮脏的钱权交易。黑龙江省是官商腐败的重灾区,纪红军在维权诉讼过程中也亲身经历目睹了地方官员大耍官僚作风,吃拿卡要、相互推诿,甚至和被举报人相互勾结、沆瀣一气。他们的所作所为已严重败坏了党和政府的形象,干扰了建设“平安黑龙江”的法治进程!。依法治国的根本是依法治官。在这里纪红军是事实求是依法申诉冤情的,没有一句违背事实的杜撰。希望中央相关部门领导能够给与高度重视,努力践行“立警为公,执法为民”的服务理念,严厉要求相关部门依法彻查此案,揪出涉案腐败官员,切实依法维护受害人的合法权益。查处一案,警示一片!

  此致

  受害人:纪红军

  2019年 10 月 17 日